• 会员入口
  • 登录名
  • 密 码
  •   
典当,“一言为定”的行当

       这行的学问挺深,要在几分钟之内判断出真假;

  
  这行风险挺大,作价低了,人家不押,高了,一旦成绝当,卖不出去,就赔了;
  
  18岁学做收购
  
  张嘴就要定钱数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国家干部,母亲是大家闺秀。
  
  1966年“文化大革命”,当时父亲已摘帽,在京郊林场工作。姐姐从医学院毕业分配青海,母亲哭着送走姐姐的第二天就得了脑溢血半身不遂,我如果插队就必须带上13岁和11岁的两个妹妹。军宣队几次来家后,动了恻隐之心。
  
  几经周折,我被分配到北京信托公司前门信托商店。那年我18岁。
  
  开始店里对新来的人分配些极累的杂活,我始终记着父亲的话,认认真真干活,不多说一句话。没多久,店领导把我调到收购部,开始学做评估鉴定。
  
  收购是信托的咽喉,张嘴就要定钱数,所以必须懂行才行。前台师傅多是旧社会过来的,这个曾是资本家,那个曾是小业主,但对我都挺好,像自己孩子一样,手把手地教。
  
  我跟师傅主要学给相机、手表、裘皮、金银饰品估价,要给这些高档东西作出准确的市场价位,就得多看多听多问。我身上始终揣个小本,师傅每接一样东西,我都跟着仔细看仔细听。顾客走后,便将师傅说的什么牌子、型号、产地、数量,以及哪个时期出的、当年价钱、成色品相、东西的来头、什么时候买的、有什么毛病等,甚至他与顾客说话的技巧语气也都一一记下。
  
  我在学校是英语课代表,一直很喜欢英语。师傅看我常翻英语书就说,小朱呀,就你这出身,还是断了上学的念头吧。其实不想扔英语,主要是干这行也很需要。
  
  中午别人打扑克,我就背手表名、相机名,有时还试着拆表装表,别的师傅接活,我也跟着看。可以说,我是在相机手表裘皮堆里长大成熟的。后来领导看我很爱学,便送我去北京大学脱产学政经。
  
  仗着好问好学,有英语基础,我的业务水平提高很快。那时店里常业务考试,拿一样东西让我们8个业务员(只我一个女的),一块伸手比划价钱,往往我出的价和师傅不相上下,再后来就和师傅在柜台下用手指比划的基本一致了。那时年轻记性好,没多久就能说个八九不离十了,差不多20岁时就独立站前台了,这一站就40多年。
  
  人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按说在信托行工作,完全可以买块便宜的好表,但父亲不让。他说咱们干这行,就不能沾这嫌疑,你什么也不要在那儿买。直到1976年,我才花125元和30个工业券买了一块上海女表。
  
  这行学问挺深
  
  几分钟之内断出真假
  
  后来时间一长,我才知这里的学问确实挺深。比如手表吧,基本30年一代,再加庆典表、纪念表、精典表等,不计其数。光瑞士表就有上千个牌子,每个牌子在不同年代又有若干系列和若干型号,专门介绍劳力士表还有一本很厚的书呢。
  
  给一块表作价,必须精神高度集中,不仅要知它基本情况,还要看它的表盘、表蒙、表针、表把、表耳、表带、表套、后盖等,必要时还要开盖看机芯,这些情况综合起来,要在几分钟之内判断出真假,原装还是组装,并讲出当时价、二手价、性能特点和优缺点等,说出了理由,人家才知你是内行,才能心服口服。
  
  常见的相机品牌也有几十种,每种也有若干系列,每系列又有好多型号。比如日本尼康,光AF型单反机就有F5、F4、F100、F80、F90X、F70、F601、F801等等,款式品种繁多,性能特点不同,价格也不一。相机以德国顶级最好,因德国光学业好,有100多年历史,尤以手工精制著名。
  
  前几年我们收过一台老德国ROLLEIFLEX相机,品相很好,这是顾主过去在国外买的。这种机子过去只有公安部门进口几台破案用,镜头特别好,几十年了,放大十几寸都不带走样的,现在已很难见了。
  
  裘皮的范围大而复杂,水獭、猞猁、海龙、狐皮、貂皮、■绒,多了去了,光羊皮就72种,■绒又分南■、北■、东■,北■绒厚毛大,南■板薄绒细。狐皮又分华北狐、西北狐、东沙狐、西沙狐、营黄狐、山麻狐、倭刀狐、玄狐、草狐、红狐、白狐等,不仅各种狐皮作价不一,而且狐头、狐嗉、狐脊、狐肷、狐腿、狐尾的价也不一样。
  
  裘皮的验货也很有讲头,一件皮袍放柜上,要一手抓领,一手把衬掀开,衬滑落后,将皮袍使劲一抖搂,就能看出成色。看皮货不能用手来回扒拉,否则会损毛针,像水獭、海龙这些名贵的皮都要用嘴吹着看底绒。
  
  我第一次见海龙,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一位女士拿来一件她父亲出国时做的海龙领■绒里黑礼服呢面的长大衣。她说做这件大衣时,跑遍北京城只有两条这种领子,当时就2500元一条。师傅说海龙领极珍贵,柔软保暖不说,碰到雪花,毛针都立起来,肩膀一抖搂雪全掉了,永远也不会打湿。现在这种东西已很少了,尤其是水獭的。
  
  收购的皮货要把它挂在阴凉通风处,用掸子来回抽打,这样压箱底多年的皱巴皮货会立马变得柔软蓬松,像缎子一样柔顺发亮。
  
  “文革”后期,我们单位接过一批抄家物资,数量之大,“当”次之高,有些东西连老师傅都是第一次见,更不要说我了。那阵子虽然特别忙,但也是我最好的学习机会。
  
  现在进当铺的
  
  多是生意人
  
  2001年我退休了,那时北京已开了数家典当行,我想干吗不用积累半辈子的经验再做点事呢,正巧宝瑞通老总也希望我能过去帮助发展民品,业务上把把关,带好徒弟。
  
  现在许多人不太了解典当业,一说起来,还是电影里旧社会的当铺,牢狱式的大门,一人多高的柜台,长声慢气的营业员,昆曲韵白式的报账,快书连珠调式的叫号,许多人都认为那是既有钱有物又为百姓怨恨的行业。
  
  其实我国典当已有1600多年历史了,先有典当,后有票号,再有钱庄,就是对旧中国金融发展的描述,而现在的典当与过去有着本质的区别,它随着市场经济发展,不断展示其资金融通能力、当物保管能力和商品销售能力,是一种既有金融性又有商业性的独特社会经济现象。
  
  旧社会的当铺,总是贫困、疾病、欺诈、剥削如影随形,穷人进当铺是没饭吃了,怎么办,得,找点东西当吧,而现在大不一样了,甚至连“當”这个字也不写了。
  
  现在做生意,买房买车,上大学,出国留学,旅游,看病,都是大钱,银行没这业务,上哪儿找那么多钱呢?现在人际关系也复杂,借点钱还不够还人情呢,而典当行正是帮那些一时缺钱而又能短期还钱的人服务的行业。说白了,就是有钱人能进这门,您什么都没有还进不了这门呢。
  
  典当有两种情况,一是活当,解决资金周转,挣钱再赎物,每月交4.7%手续费。30天一个当期,到期如资金周转不开可续当,一般3到6个月要重新评估,到期5天不赎也不续当的,即视绝当,就可以上柜销售了,但宝瑞通比较人性,一般都多留20天以备不便。第二是绝当,不想要的东西,直接变现,我们稍加保管费就卖,所以比市价低很多。
  
  前几年的金融危机和去年的全球经济危机对我们影响不大,相反来咨询的人更多,银行贷不上,且慢,我们这儿呢,需要钱就押东西,挣了钱再赎,能把死钱盘活,方便快捷,这样反反复复,生意就越做越大。
  
  现在来的人一半是生意人,多是小企业的年轻人、公司白领。大部分是典当,小部分绝当,一般汽车和房产都是活当,即使死当,也走拍卖公司。
  
  急用钱找典当
  
  淘精品,还得找典当
  
  有个做买卖的人,因为看准了一批赚钱的钻戒,就抵押了手头45万元的钻戒,其中最大的3克拉多,他说这一押一进,赚的钱远比那点手续费多,一个月准能赎回。您说要没典当,谁能一下借他那么多呢,就是借了,这人情面子又怎么还?而我们这儿只收点手续费,半小时就办完了,他借得踏实,堂堂正正,还不丢面子。
  
  有个外地妇女来京看病,住院押金不够,正赶上周末,等汇款要3天,而床位又不等人,她儿子匆匆跑来,拿一枚钻戒问能不能借钱?我说能。我们根据钻戒品质,抵押5000块,很快就办完手续,一点没耽误他母亲住院。他特别感激,说我们来北京人生地不熟,要没宝瑞通,母亲的病还不知拖多少天呢。
  
  还有位女士开公司需钱,拿来一块瑞士顶级表。我一看是块爱彼方形机械表,18K金,白金表带,表框镶嵌32颗大钻,表盘是满天星碎钻,并配有11颗高品质红宝石,流光溢彩,极富王者气派。她看我说得头头是道,不住点头,很快成交。她说拿到钱公司就有戏了,这表能融资还给保险,太好了。
  
  有位男士的小舅子下岗后染上赌瘾,连给他做小买卖的钱都赌没了。他一直认为年纪轻轻吃低保太丢人,但碍于老婆的面子又不好不帮忙,为了帮助小舅子改邪归正,他带小舅子来典当,宁肯每月交点管理费,也不让小舅子觉得还有靠山。这不,小舅子一看连他都把金链子典当了,钱没来源了,也就慢慢戒赌了。
  
  快年根时,我们这儿更忙了,小企业家来得多,要发工资,要过年,而别人该他的钱还在外飘着,一时拿不到,就用车暂时抵押一下,先把民工打发走,等钱收回来再赎。瞧,我们这行就起着桥梁作用,帮他们解难题。
  
  那天有个女青年发现我们柜台有块绝当的奥尔马瑞士表,非常兴奋。原来当年她父母结婚时,父亲就送母亲这么一块表作信物,那是上世纪80年代我们国家唯一进口的一批奥尔马表,十分珍贵。后来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她艰难生活,最终无奈将表卖了,却因此落下了一件心事。现在她大了,看着父母还都单身,就想让他们复婚,相信这块难得的奥尔马表将是最好的信物……
  
  有个香港到北京旅游的,不知干什么手头缺钱,想用一只江诗丹顿18K金内外钻石英女表抵押,我作了8.5万,她很满意,因为别处没给那么高。其实我们这行风险挺大,是一手托两家,就是说你必作出精确判断,作低了,人家不押了,高了吧,一旦成绝当,卖不出去,我们就赔了。
  
  有位女士在北辰买东西,不慎钱包被偷,她抱着孩子连家都回不了了,情急之下,想到宝瑞通就在旁边。她解下黄金项链,借到1500块。她特别高兴,说才花70块就解了燃眉之急,要不然啊,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第二天又赎回了链子。
  
  杨***结婚了,买房装修办酒席花了不少钱,小两口本来就很紧了,但男方还是咬着牙,借了3万多块送她一枚50分钻戒。那天他们在这儿看到同样大小的钻戒才标价一万多,那个悔哟就别提了。他们没想到典当行能有这么便宜的好东西,我们这儿啊,就是急用钱找典当,淘精品,还得找典当!
  
  知识,越杂越好
  
  慧眼,越练越利
  
  典当这行需要精通各方面的知识,越杂越好。现在东西多,有钱的人也多,手表相机不缺,黄铂金饰、珠宝钻石、古玩字画都走进了家庭,老百姓拿物件典当个十几二十万都很一般,连50分的钻都算不上什么新鲜东西了。
  
  刚开店时请的老人,干一礼拜就走了,为什么?现在更新换代太快了,好多东西都没见过,怎么作价呀?我们这行是靠信誉生存的,信誉从哪儿来,首先得认识这东西,然后按市场合理作价,人家才能信服你。哪儿水准高,人家就去哪儿,老百姓心里明镜似的。
  
  有位70多岁老先生一生爱表,半夜在被窝里都拨表针玩。他是我们的老朋友了,见我对表非常精通,说等自己动不了了,把收藏的表都送到我们这,如果留给孩子,他们肯定都当废品卖了。虽然这是句玩笑话,但我觉得心里热乎乎的,还有什么比客户对我的信任更重要呢?
  
  现在我们店里看珠宝钻石的都是地质大学毕业的,即使有专业知识,也还要每月抽几天跑市场,看新品,记价格。每周我们这些老人还给一线业务人员讲课、培训,学习氛围很浓。
  
  我除了专门跑市场、书店、旧货市场外,下班后还爱转商场,专看黄铂金饰、珠宝钻石柜台,心里先暗定多少克,然后再看标签,看自己估得准不准,然后再记价格。其实我这岁数记性不太好了,但对这些东西的价格却过目不忘,也许是多年干这行的条件反射吧。
  
  辨别黄金很复杂,俗称黄金有“七青八黄九五赤”,要从色、掂、听、察、外观、硬度、标识等方面看。比如听声吧,真金掷水泥地,会发出沉闷的啪嗒声,有声无韵,俗称死声,相反成色低的或假的金饰就有韵,且声响尖长,稍有回跳。“掂金”是对年轻业务员的基本考核,要求与实际分量不超过10%,但这么多年,我也这么坚持考核自己,“掂金”的手艺那没得说。
  
  现在的假货仿品太多,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比如200克的金条,他能在里面掺100克铱,因为铱和黄金比重一样,一般很难掂出。你在中间切吧,他把铱掺两边,你在两边切吧,他掺中间。去年3月初,就有人拿着3条200克的金条到宝瑞通来典当,用几种现代科技仪器检测,就是金,但我总觉得其中一条有点不对劲,再次听声,金掷地发闷声,而不是纯金就发脆,凭经验,我认定这里掺假。经顾客同意,将金条对角线切开,果然200克金条里掺了100克铱!客人一下损失了三万多。
  
  风风雨雨几十年
  
  啥都见过
  
  说我们这个行业是见证百姓生活的窗口,一点不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拿的多是国产上海表、北京表和天津东风表,进口的是苏联表,那时能有一块表,已相当不容易了,很多人都熬到结婚才能买上。进口瑞士表不多,高档表更少,有些品牌别说见,听都没听过。
  
  上世纪70年代中,进口瑞士四五级表比较多了,像英格、奥尔马、雪铁纳、百浪多、罗堂纳等,在老百姓眼中,罗马、梅花就是非常好的表了。改革开放后,年轻人结婚一般都爱买罗马或梅花,也有不少人戴瑞士莱浮、天梭、伊特纳等,但戴劳力士和欧米茄还是不多。可到上世纪90年代,结婚就讲究戴欧米茄、浪琴和雷达了,你再一问都戴好几年了。这些年有钱的更多了,都讲究戴黄白金、镶钻的,像劳力士、江诗丹顿、萧邦、君皇、卡地亚等这类贵金属表,哪种价格都不菲。
  
  玩表圈里的人都讲“三P表”:百达翡丽、伯爵、爱彼,这些都是瑞士顶级表。人们戏称劳力士是奔驰,百达翡丽是劳斯莱斯。虽说现在手机有时间显示,但戴名表的还有的是,玩表的也不少,高档表的确显示身份和地位,也有种尊贵气质。
  
  头几年我们收的钻都是二三十分的(一百分等于一克拉),已经觉得很好了,可现在起码是50分以上的,一克拉的也不少。一些爱钻的人常上这儿来,张嘴就问还有大的吗?哟,才40分啊,别舍不得,把大的拿出来呀!
  
  现在社会发展了,我观察到20多岁小姑娘,有的伸手就是钻戒,有人还戴俩。我们这儿曾有个30克拉的钻,像冰糖块那么大,晶莹剔透,抵押1600万,让许多年轻人开了眼。
  
  过去讲“一品玄狐,二品貂,三品四品穿倭刀”,是说过去只有当官的才能穿裘皮,而且还分三六九等。可现在呢,年轻人穿裘皮有的是,连做小买卖的都穿,压箱底的老货也不少,看着挺不起眼的人,把包一打开,就是件紫貂大衣。
  
  去年有位高校退休老师在电话里说他家有件压箱底多年的皮袄,哪儿都不收,问我们要不要。第二天他儿子开车来了,老人打开包袱,是件貂爪仁做的春绸面料马褂。貂爪仁是指紫貂指甲盖到第一指关节这段五六分长的皮子,略比铅笔宽,因为这段皮既轻又软又暖,所以格外名贵。这么多年我也仅看的是第二件。
  
  马褂一般8平尺,可这件用了上千块貂爪仁皮做的马褂,却看不出一点拼的痕迹,而且图案极富立体感。撩开衬里,那做工就别提了,密密麻麻的针脚整齐得像一片马赛克,连每个盘扣缝多少针都一样,现在上哪儿找去呀,那绝对是件艺术品!这种罕见的东西留下来让年轻人长点见识多好,但我最后还是决定不收,因为这东西太珍贵了。我对老人说,您祖上一定有人在宫里做事吧?他说您说对了,我们是旗人。我又说,这么名贵难得的东西,又是祖上留下的,我建议您还是收着吧,虽然实用价值不大了,但工艺很值钱,处理一件少一件。老人说,这件皮袄早就没人穿了,占地儿不说,还得放樟脑,忒麻烦,但听您这么一说,我才知是个好东西,那就听您的,按艺术品收藏,给后代留个纪念吧。
  
  要说现在有钱人太多了,世界名表、钻、翡翠、玉石、古瓷、黄金也多,天子脚下尽是有钱人,这话一点不假。有天我和库管、会计登门去某客户家看货,主人急需150万现金为朋友还债,否则就得吃官司。他一件件往外抱,请我看,没抱几件,我就说打住,够了够了。看他那架势,屋里还有不少呢。
  
  我很爱这个行业,风风雨雨几十年,几乎啥都见过,可以说,现在好东西太多了,老百姓的整体生活水平大大提高,过去那些名贵稀罕的东西,现在都见怪不怪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