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入口
  • 登录名
  • 密 码
  •   
典当:今非昔比

      典当在中国可谓历史悠久,甚至可以从《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中看到它的影子。

      “虫吃鼠咬、光板没毛、破褂烂袄一件儿……”《大宅门》里面身无长物的白七爷落魄入当皮大褂,獐头鼠目的掌柜坐在高高的围栏后面,拖着长腔数落着当物。许多小说和影视作品常出现类似的场景。这就是旧时典当行给人的印象,似乎到典当行的人不是走投无路的穷苦百姓,就是官宦家庭的败家子。典当行的掌柜也都是刁钻算计,心狠手辣。

      在做这期采访之前,我一直不知该从何处下手。一方面是以前和典当行没有过任何交集,没想到自己也会与典当打交道。更主要的是,对典当这个行业,如上段所述,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较为阴暗”的看法。

      然而,在采访完成之后,一个全新而古老的行业逐渐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除了招牌上大大的“当”字,我们看到,无论是明亮宽敞的店堂、买卖双方平等交流的柜台,温馨的顾客洽谈室,衣着光鲜驾车前来的顾客,还是从金银珠宝到数码产品的丰富当品陈列,旧日当铺居高临下、阴仄的影子难再寻到。原来的当主是“客”,现在当主变成了“主”。

      “当半价”是旧时当铺规矩,无论新旧衣物,甚至名贵的文玩珍品,只要一进当铺,马上被贬得甚至一钱不值。当价一般是原物所值的20%-30%。如今,各种物品的估值不再仅凭典当“掌眼”的一张嘴来决定。发达的网络,让信息传递无处不在,如今许多当品的当价都在市价的七八成。典当行业的竞争,让顾客选择多了,谁故意压低估价,必然会被顾客抛弃,被市场淘汰。

      过去,典当行是一个无拘无束的行业,如今,在国家法规的严格规定下,现代的典当行已经完全脱离了旧社会典当行的盈利模式。旧社会的当铺靠贱价收进、高价卖出来获取利润,而现在的典当行则是通过多放贷挣钱的,这是现代典当行与旧社会典当行的本质区别。如今,绝当产品的处置也不是典当行说了算。估价金额在3万元以上的绝当被拍卖后,典当行在扣除拍卖费用及当金本息后,剩余部分会退还当户。记者在采访时,就听说一位顾客的车辆成为死当后,二手车贩故意压低价格从当户手中收购,还是物华典当的工作人员发现其中猫腻,提醒当户免受损失。

      “五分、甚至八分的利息,即使朝当夕赎,也须扣息一月”。旧时的当铺深深烙上了高利贷的印记。如今,国家规定“典当当金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银行机构6个月期法定贷款利率及典当期限折算后执行。”典当不仅告别了高利贷时代,而且,现实中,许多典当行的利息都是按天来计算的。小到金银首饰、数码产品,大到汽车、房产,如今典当行的业务范围已经涉及到了老百姓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东西保真,价格公道,还有部分人专门到典当行进行淘宝。

      如今的典当行已经和旧社会的当铺不可同日而语,少了些神秘色彩多了些透明和正规,不再是过去压榨人们的行业,而是可以帮到大家的机构。今后,也许典当行会不知不觉中走入您的生活中。

 

中国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