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入口
  • 登录名
  • 密 码
  •   
美媒:中国对瑞士奢侈名表需求的高峰已经过去

媒称,当中国的决策者8月让人民币贬值的时候,随后在全球市场产生的连锁反应只是今年震动瑞士奢侈名表行业的一系列货币冲击中的最新一次而已。

据美国《纽约国际时报》9月8日报道,就在投资者迅速抛售路易威登集团以及历峰集团等欧洲奢侈品企业的股票,以及对奢侈品销量进一步放缓的新担忧增加之时,至少这个圈子的高端手表制造商之一表达了对未来的信心。

报道称,泰格豪雅(TAG Heuer)的首席执行官以及路易威登集团手表部门的负责人让-克洛德·比韦说:“与取消瑞士法郎上限之后,我们在1月所遭受的海啸相比,人民币的贬值只不过是大海中的一个波浪而已。”路易威登的手表部门包括泰格豪雅、宇舶(Hublot)以及真力时(Zenith)。他说:“那令我们陷入真正的危机。”

他提到的是瑞士央行出人意料地决定取消瑞士法郎汇率上限,这个限制保持瑞士法郎和欧元挂钩——1月14日瑞郎和欧元的汇率为1.20比1,第二天这个汇率跌至0.85比1。在8月末前,汇率为1.08比1。

比韦继续说:“要确切地说将发生什么仍为时尚早,但事实是,我们的行业数年来已经应对过比这更严重的情况,而我们将再次这么做。目前,我认为,我们已经经历了最最糟糕的情况,并且已经进入到一个巩固和稳定的时期。”

报道称,比韦的乐观应当受到瑞士手表行业同代人的欢迎,这些人厌倦了还有更多阻碍的前景。瑞士法郎的变动增加了他们的生产成本并在销售地区之间形成了很大的定价变动。大部分瑞士的手表制造商不得不通过提高或降低价格,或通过接受一个新的、尴尬的较低收入时期来抵消成本和收入基础之间的不匹配。

历峰集团5月上报了35%的净收入下滑。历峰集团是世界第二大奢侈品企业,并且是IWC万国(IWC Schaffhausen)以及伯爵(Piaget)等手表品牌的拥有者。

历峰集团主席约翰·鲁珀特称:“日子还得过下去。”他还说,将生产转移出瑞士并不是一个选项。

至于汇率波动,他继续说道:“我们以前挺过来了,而且我认为我们将再次挺过去。瑞士仍然是一个做生意的理想之地。”

在瑞士的开普勒盛富证券公司的分析人士约恩·科克斯估计,瑞士法郎每一百分点的变动目前都会令历峰集团的利润率损失10个基点。

对于更加关注中级市场手表的斯沃琪(Swatch)而言,他说,瑞士法郎同样的变化会令其利润率损失20个基点。

但科克斯还表示,日益缩小的价格差别,以及欧元和美元对瑞郎的逐步升值,正改善瑞士品牌的处境。

他说,在美国的高端手表销量以及欧洲本土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在最近几个月来一直很稳定,并表示,价格稳定以及谨慎地控制库存水平实际上可能会促使曾经在海外消费的中国消费者转而在离本国更近的地方消费。

科克斯说:“很多品牌已经对他们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运营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并且在中国游客进一步在欧洲和亚洲其他地方以更具竞争力的价格购买奢侈品数年后,乐于看到这些赢利。”

他说:“或许货币战争的最新篇章实际上对所有相关方都有利,尤其是当它打击令奢侈名表界十分头疼的灰色市场时。”他这里指的是代购销售——为了个人利益,在中国以外大量购买奢侈品在中国销售的顾客。

报道称,在亚洲消费的中国游客日渐减少的需求已经被当做瑞士手表7月下滑9.3%的主要原因。这是自2009年11月以来下滑幅度最大的月份。

但法国巴黎银行证券业务部奢侈品方面的负责人卢卡·索尔卡8月末说,2015年总的出口仅下滑1.2%,对企业收入比较数据的部分压力预计将在接近第四季度末时有所减少。

他还表示路易威登等企业第二季度的优异表现是持续的奢侈品需求的指标,并称,取消瑞士法郎上限导致的股票价格下跌对斯沃琪以及历峰集团等企业而言已经有所缓和。

索尔卡说:“对品牌而言,繁荣的时期已经不可否认的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持续的平衡工作,这种平衡工作既是一种魔力,也是一种科学。中国需求的高峰时期现在已经过去了。”

“通往成功的道路远没有曾经那样明显,但当涉及长期增长时,有积极的迹象。时间会证明一切。”

文章来源:钟表观察